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 习近平谈党史国史研究
王爱云:习近平关于正确看待党史国史论述的意义
发布时间: 2017-05-08    作者:    来源:《党的文献》 2015-09-06
  字体:(     ) 关闭窗口

  摘要:习近平在一系列关于正确看待党史国史的论述中强调:实事求是“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应该遵循的思想方法”,党史工作者要“坚持实事求是研究和宣传党的历史”;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看待历史,“既要讲两点论,又要讲重点论”,“分清主流和支流”;“历史一脉相承,不可割裂”,要把历史事物置于历史发展过程中考察;“历史、现实、未来是相通的”,要以联系的观点评价历史现象的产生和发展。这些论述,蕴含着丰富的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对于批驳历史虚无主义、正确看待党史国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具有深刻的方法论意义。

  关键词:习近平;党史国史;方法论;历史虚无主义;历史唯物主义

  无论是社会上还是学术界,总有人不能正确看待党和国家的历史,历史虚无主义者尤其如此。究其原因,从历史观来看,历史虚无主义的哲学基础是唯心史观;从方法论来看,历史虚无主义采用的根本方法往往是形而上学,即片面、静止、孤立的方法。习近平曾发表一系列关于党史国史的论述,其中蕴含着丰富的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对于批驳历史虚无主义、正确看待党史国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具有深刻的方法论意义。

  一、实事求是“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应该遵循的思想方法”

  实事求是,是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革命、建设、改革实践中所遵循的根本思想路线。习近平高度重视这一路线,曾多次进行论述。2012年 5月 16日,在中央党校春季学期第二批入学学员开学典礼上,他专门发表了“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的重要讲话,将实事求是视为“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和灵魂”。2013年、2014年、2015年,在纪念毛泽东、邓小平、陈云诞辰的座谈会上,他多次强调要学习他们实事求是的理论品质和精神,先后指出: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是中国共产党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根本要求,是我们党的基本思想方法、工作方法、领导方法”(《人民日报》2013年 12月 27日。),“也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应该遵循的思想方法”(《人民日报》2014年 8月 21日。)。“实践反复证明,能不能做到实事求是,是党和国家各项工作成败的关键”,全党一定要把实事求是贯穿到各项工作中。(《人民日报》2015年 6月 13日。)

  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史学研究工作来说,实事求是同样是最为基本的原则,是指导我们认识历史、研究历史的根本方法。那些罔顾客观史实,试图歪曲、掩盖历史真相的企图都是徒劳的。2014年,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 69周年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针对日本右翼势力公开否认二战时期侵略历史的行径,严正指出:绝不允许否认或歪曲日本的侵略历史,“事实就是事实,公理就是公理。在事实和公理面前,一切信口雌黄、指鹿为马的言行都是徒劳的。黑的就是黑的,说一万遍也不可能变成白的;白的就是白的,说一万遍也不可能变成黑的。一切颠倒黑白的做法,最后都只能是自欺欺人”。(《人民日报》2014年 9月 4日。)“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人民日报》2014年 7月 8日。)因此,我们应当尊重历史,从历史事实出发,实事求是地评价历史事件。早在 2010年 7月 21日,习近平在全国党史工作会议上就强调,党史工作者要“坚持实事求是研究和宣传党的历史”。(《人民日报》2010年 7月 22日。)然而,在党和国家历史的研究和讨论中,有些人有意无意地忽略这一基本原则,恶意攻击和诋毁中国共产党的奋斗历程。例如,有人对“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国经济、国防、外交等领域的建设成就视而不见,将之等同于“文化大革命”本身,一概予以否定。还有人打着“历史揭密”的旗号,歪曲事实,甚至不惜伪造史料,极力颠倒是非。这些都是违背历史发展规律,违背实事求是根本要求的错误观点和行为。

  当前在党和国家领袖人物尤其是毛泽东的研究中,也存在着丑化和神化两种非实事求是的错误倾向。历史人物由于所处的历史时期、历史环境和思想认识等诸多方面因素的制约,不可能完美无缺、没有错误。一些人抓住党和国家领袖人物所犯的错误,极力抹黑其历史功绩,“非毛化”思潮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还有些人出于对毛泽东伟大功绩的崇拜,不愿承认毛泽东晚年所犯的错误。这些都不利于中国共产党历史的深入研究和宣传。

  2013年 12月 26日,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 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要实事求是地看待革命领袖和历史人物,他们的功是功,过是过,功过要分明,不能因其功而全盘肯定,也不能因其过而全面否定。习近平在积极肯定毛泽东为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社会主义革命成功、社会主义建设全面展开、实现中华民族独立和振兴、中国人民解放和幸福作出彪炳史册伟大贡献的同时,并不讳言毛泽东在晚年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所犯的严重错误,指出:“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顶礼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们的失误和错误;也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他们的历史功绩,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人民日报》2013年 12月 27日。)

  二、把历史人物和事件“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

  人类历史处于永恒的发展之中,一切历史事物都处于某一具体的历史发展阶段上,都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都有其产生、发展、衰亡的过程。因此,对于具体的历史事物,只有从特定的历史条件、历史背景出发,将其“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才能够完成对它的历史认识。

  有些人对于党和国家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总是有这样那样错误的看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看待和评价历史现象的出发点,不是从当时的历史实际出发,不是把历史现象放在其所发生的具体时空条件下考察,而总是“以今律古”,从当下已经发展变化了的时代条件出发进行分析。他们看不到历史人物受到特定环境的制约而具有的历史局限性,常常以当下的认识水平为标准要求前人提供现代所要求而在他们那个时代不可能提供的东西。例如,社会上总是有人以当下对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国情的认识为借口,来贬低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对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将那段历史说得一团漆黑。

  习近平继承马克思主义关于从历史实际出发、具体分析历史事件及人物所处的历史条件的方法论原则,深刻指出:“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人民日报》2013年 12月 27日。)他对毛泽东的评价就是这样做的。例如在谈到毛泽东早年怎样走上革命道路的时候,习近平以深邃的目光审视了近代以来中国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和无数仁人志士为寻求救国救民道路而艰辛探索的大背景,全面分析和揭示了毛泽东“毅然选择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选择了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的崇高理想”的个人主观因素和社会潮流推动的客观因素。(参见《人民日报》2013年 12月 27日。)

  习近平还采取实事求是的方法,深刻分析了新中国探索建设社会主义的时代条件,分析了毛泽东晚年犯错误的历史原因。他说:“在中国这样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没有先例,犹如攀登一座人迹未至的高山,一切攀登者都要披荆斩棘、开通道路。”(《人民日报》2013年 12月 27日。)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会一帆风顺,总是会有反复,有曲折。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脱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时间不长的社会主义改造而建立起来,在这种国情下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没有给出现成答案,只能靠中国共产党人自己摸索。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尽管在 1956年、1960年前后都提出过社会主义“不发达”阶段需要50至 100年时间的观点,但是没有足够的经验使他们对社会主义建设和发展的规律有比较清楚的认识,关于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正确思想没有能够得到坚持和进一步发展。没能正确把握中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国情,是导致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犯“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这样的错误的重要原因。

  在探索过程中犯错误,这是人类历史发展中不可避免的现象。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综观世界历史,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都会跌宕起伏甚至充满曲折。”正是因为这一点,不能要求前人完全不犯错误,“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尽管他们拥有很高的理论水平、丰富的斗争经验、卓越的领导才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认识和行动可以不受时代条件限制。”(《人民日报》2013年 12月 27日。)也就是说,只有在分析、掌握具体历史条件的前提之下,将历史事物放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之中,我们才有可能公正地评价党和国家历史上那些比较复杂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评判他们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要看他们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是反映时代要求和人民意愿、促进社会发展,还是违背时代要求和人民意愿、阻碍社会的发展;要分析在他们所处的历史条件下,可能做到什么,他们与前辈们相比提供了什么新的东西,他们在哪些方面高于同时代的人,而不能要求他们提供他们那个时代不可能提供的东西。

  马克思主义认为,凡是从经济、政治、社会、思想文化等各个角度对历史发展起推动作用的历史现象,都应予以辩证地合理地肯定,这是正确看待历史所必须采取的态度。

  三、看待历史,“既要讲两点论,又要讲重点论”,“分清主流和支流”

  历史唯物主义在分析评价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时要求尊重并运用唯物辩证法。正如恩格斯所指出:“唯物主义历史观及其在现代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上的特别应用,只有借助于辩证法才有可能。”(《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 3卷,人民出版社 2009年版,第 495—496页。)唯物辩证法的首要要求,就是全面地看待历史。

  然而,学术界和社会上有些人看待党和国家历史事件及人物所运用的方法,却总是“攻其一点或几点,尽量夸大,不及其余”,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采取片面的形而上学的方法。一些人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总是盯着党在社会主义建设探索时期所犯的错误不放,话题总是“反右运动扩大化”、“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饥荒饿死人”、“文化大革命”等等,对于党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所取得的种种成就却熟视无睹。还有些人看待历史现象,不把握主流,专挑细枝末节以否定全局。

  习近平一贯重视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学习和运用,强调在学习、研究历史的时候,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和方法论。他身体力行,把唯物史观和唯物辩证法切实运用到对党和国家历史的分析评价中,提出了分清主流与支流、把握历史的主流与本质等全面辩证地看待历史的方法。

  第一,一分为二,分清历史的主流与支流。世界上每一个事物内部总是包含着两个互相对立的方面,社会历史现象和发展过程总是具有矛盾着的、相互排斥和对立的倾向。因此,全面辩证地看待历史,首先要采用一分为二的观点和方法,不但要看到历史事物在历史发展中的积极作用,也要看到其历史局限性和消极影响。然而,只看到这两方面是不够的,因为在党和国家历史研究中,如果不从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看问题,没有分析出主流和支流,总是让人感觉好坏各半,得不出对历史的确切看法,实际上是一种不科学、不准确的历史评判。

  习近平依据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的辩证关系的原理,强调采用两点论和重点论相统一的认识方法,分清历史的主流与支流。他说:“在任何工作中,我们既要讲两点论,又要讲重点论,没有主次,不加区别,眉毛胡子一把抓,是做不好工作的”(《人民日报》2015年 1月 25日。),“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分清主流和支流,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发扬经验,吸取教训,在这个基础上把党和人民事业继续推向前进”(《人民日报》2013年 1月 6日。)。

  第二,把握历史的主流与本质。只有准确把握历史的主流与本质,才能科学地正确地看待历史,真正做到用历史成就来激励后人,用历史的成功经验启迪后人,用历史的教训警示后人。2010年 7月,习近平就曾明确指出:“牢牢把握中共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旗帜鲜明地揭示和宣传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领导地位和核心作用形成的历史必然性,揭示和宣传中国人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揭示和宣传通过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必然性,揭示和宣传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领导人民所取得的伟大胜利和辉煌成就,揭示和宣传中共在长期奋斗中积累的宝贵经验、形成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坚决反对任何歪曲和丑化党的历史的错误倾向。”(《人民日报》2010年 7月 22日。)

  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奋斗历程,习近平深刻阐述了 90多年来的主题、主线、主流和本质。他指出:“近代以来,救亡图存成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迫在眉睫的历史使命。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富裕,成为中国人民必须完成的两大历史任务。”中国共产党成立 90多年以来,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这两大历史任务而不懈奋斗,就是党的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90年来,我们党紧紧依靠人民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确立了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并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完善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三件大事,就是党的历史发展的主流和本质。“我们要牢牢把握党的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从党的光辉历程和伟大业绩中获得继往开来的强大动力,始终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和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人民日报》2011年 9月 2日。)

  一分为二、把握主流,这种两点论和重点论相统一的认识方法,对于正确认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这段历史是非常关键的。在新中国成立后的 30年间,党在领导经济、政治发展过程中确实犯了一些错误,但是在建立人民民主专政、实现除台湾以外的国家统一、战胜帝国主义侵略、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建立独立且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以及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国防、外交等领域均取得了重大成就。与这一时期党所犯的错误相比,所取得的成就和成功经验是主要的,这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历史的主流和本质。

  这种方法对于正确评价历史人物的功与过也是十分重要的。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作出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的历史功过进行全面评价,就是一分为二把握主流认识方法的典型运用。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 120周年座谈会上重申《决议》对于毛泽东功过的评价,指出:“毛泽东同志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的错误是第二位的,他的错误在于违反了他自己正确的东西,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所犯的错误。”(《人民日报》2013年 12月 27日。)从这里可以看出,习近平对党的领袖人物的评价,不是仅仅着眼于评价领导人个人的功过,而是放在整个党的历史长河中去审视,理清主流主线,把握历史发展的大脉络。因此,在评判历史人物的时候,我们应当既一分为二,又把握主流,继承和传播他们的功绩和精神,吸取和借鉴他们的经验教训,使党今天的各项事业健康有序发展。

  四、“历史一脉相承,不可割裂”,把历史事物置于历史发展过程中考察

  人类历史是一个依据一定规律向前发展的过程,因此在研究历史现象时,不能将它作为静止的现象,而应当作一个历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