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国史辨析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研究 >> 陈云研究
认真学习陈云处世稳重的高尚品格
发布时间: 2019-11-11    作者:李殿仁    来源:国史网 2019-07-25
  字体:(     ) 关闭窗口

  陈云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代和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为党为国家为人民所做出的贡献是全方位的、巨大深远的,尤其在党的建设和经济建设方面有独到的建树,功勋卓著、永载史册。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丰富经验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习近平在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要求我们学习陈云的五大精神,即坚守信仰的精神、党性坚强的精神、一心为民的精神、实事求是的精神和刻苦学习的精神。[1]这为我们学习继承陈云精神指明了方向。学习习近平的重要讲话,重温陈云的光辉历程,我深刻体悟到陈云具有鲜明的处世稳重的品格,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学习的。

  陈云历经了党的革命、建设、改革三大历史时期,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艰辛探索、不懈奋斗,走过了坎坷艰辛的道路,历经了风风雨雨的洗练。当“左”的倾向占上风,有人指责陈云右了;而当右的倾向抬头,又有人指责陈云“左”了。其实,陈云一直实事求是、稳重老练,每临大事有静气,遇险不畏、逢难不怕、处变不惊,始终稳如泰山。每当受到赞赏和支持时,他依然心细如发、兢兢业业、不事张扬、踏踏实实工作;而被误解、被冷落时,也仍然心静如水、埋头苦干、不争辩、不泄气。当实践证明他的意见是对的时候,他也不说“我早就料到了”,而是泰然处之。“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毛泽东说:“国难思良将,家贫思贤妻,经济工作还是要陈云出来。”[2]历史证明,陈云是化解矛盾的高手、破解难题的大师、革命航船的稳定器。

  一、陈云处世稳重,并不是右倾保守,而是高度的清醒自信

  新中国走的是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许多工作和建设都是白手起家,从头做起。作为党的重要领导人,陈云参与了中共中央许多重大决策的全过程,贡献了自己的聪明才智。作为经济战线的主要领导者、一线指挥员,他创造性地贯彻毛泽东思想和中共中央决策,为构建新中国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贡献了毕生心血。这个过程当然不是一帆风顺的。比如,用打仗的办法搞经济;急于改变“一穷二白”面貌搞冒进;过分相信人们因刚刚获得解放而焕发的革命热情,忽视客观实际情况,甚至提出“提前进入共产主义”这样不切实际的口号。陈云头脑非常清醒,明确指出:要按客观规律办事,不能凭主观愿望工作;要看到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底子很薄、生产力落后、发展很不平衡的国情,必须“统一财政经济工作”[3],“第一是吃饭,第二要建设”[4];建设要量力而行,“建设规模的大小必须和国家的财力物力相适应”[4](p.52)。陈云特别重视算账、调研、听汇报,称“我是算账派,脑子里有数目字”。[5]正是在陈云这种保持清醒头脑、坚持高度自信品质的引导和影响下,财经战线的同志克服重重困难,从实践到理论,从组织到制度,从宏观到微观,从指导思想到具体规划,把中国特色的经济运行体制全面系统地建立起来了。人们由此得出结论:陈云思考问题深思熟虑,全面周到,细致深刻,看得准、把得稳、行得正,既有胆又有神。他不是保守派,而是真正的革命者、开拓者、建设者。

  二、陈云处世稳重,并不是不要速度,更不是停止不前,而是要稳中求进,行稳致远

  快和慢要辩证地看。陈云说:“有些问题,没有把握宁可慢些,多考虑一下,其缺点是慢,但如果做错了,那就是失。慢和失比较起来,慢比失要好。”[6]我们经济建设中有过几次“马鞍型”波动,就是因为太急了,结果欲速不达,不得不进行调整、

  整顿,有时不得不退回去重来。陈云讲:“前进步子要稳。不要再折腾,必须避免反复和出现大的‘马鞍型’。”[4](p.248)“一件工作的改革,要先进行试验,不能一下就铺开来搞。搞试验要敢想、敢说、敢做,但在具体做时,必须从实际出发,摸着石头过河。要把试验和推广分开,推广必须是成熟的东西,未成熟之前不能大干。”[5](p.77)

  快和慢要视实际情况决定。比如,1949年11月,他针对全国出现的物价上涨,起草了关于物价问题给各地财委的指示电报稿,并致信周恩来,请示是否需要交毛泽东批阅。周恩来于次日凌晨批示:“如主席未睡,请即送阅。如睡,望先发,发后送阅。”毛泽东收到后立即批示:“即刻发,发后再送刘、朱。”[7]而1962年2月,在第一机械工业部关于要求冶金工业部安排氮肥厂大型高压容器用特殊钢带生产的报告上,他批示指出:“必须先试而后行,未经国家鉴定不得制造”,“对一切新倡议应该注意和鼓励,但同时又必须十分慎重,没有把握决不行动”。[5](p.124)陈云说:“国民认真学习陈云处世稳重的高尚品格经济做到按比例发展就是最快的速度。”[5](p.269)这好比骑自行车,停下来车子要倒,太快了连人带车都要摔,按照合适的速度行驶,才能既轻松又安全。

  三、陈云处世稳重,并不是顾虑怕事,而是一种历史担当

  1976年9月下旬,中共中央领导人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酝酿解决“四人帮”的问题。王震受叶剑英委托,多次找陈云商量。最初,陈云曾设想用召开中央全会的办法来解决,但反复研究第十届中央委员会的组成情况后,觉得应该采取更加坚决果断的措施。[8]10月初,陈云赴叶剑英在西山的住所面谈。叶剑英简要谈了一下解决“四人帮”的设想,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