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国史辨析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防史 >> 武装力量建设史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战备工作述论
发布时间: 2019-12-26    作者:王利中    来源:国史网 2019-11-25
  字体:(     ) 关闭窗口

  20世纪60年代中期,中共中央根据对国际形势的研判,认为中国面临严重的战争威胁,决定在全国开展战备工作。全国各地、各部门都被动员起来备战、备荒。中国的战备工作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一度达到高潮。对这一时期的历史,学术界已做了不少探讨。已有成果主要是从宏观角度对当时的战备思想、战略方针以及与之相关的“三线”建设等问题进行了研究,而对于某个地区,如内蒙古自治区战备工作的研究却较为薄弱[在何岚、史卫民的《漠南情: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写真》(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史卫民、何岚的《知青备忘录:上山下乡运动中的生产建设兵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版)以及郝维民的《内蒙古通史•第七卷》四(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中对此问题略有涉及。]。本文拟利用相关资料,对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全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为便于叙述,本文简称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战备工作的背景、过程及影响进行梳理和探讨,以期推动相关研究的进一步深入。

  战备工作的背景

  20世纪60年代,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日趋严峻。1962年10月,印度发动大规模进攻,侵占中国领土,中国边防部队被迫发起了自卫反击作战,击退了入侵之敌,稳定了中印边境局势。中美关系仍处于对抗状态,美国胁迫中国周边一些国家同其签订条约,结成反华同盟,并且支持台湾蒋介石当局袭扰大陆。1964年8月,美军轰炸越南北方,武装干涉越南内政,进而对中国造成军事威胁。10月22日,毛泽东指出:“必须立足于战争,从准备大打、早打出发,积极备战,立足于早打、大打、打原子战争。我们不仅要在战略部署、后方设施、作战准备和国防工业建设等方面充分注意这个问题。同时,也要在国民经济建设方面充分注意这个问题”。[1]“早打、大打、打原子战争”的战备思想开始初步形成。中央开始进行“三线”建设,原来准备解决广大人民群众吃、穿、用问题的“三五”计划也转向以备战为中心。这一时期,中苏关系持续恶化,苏联向中苏边境不断增兵,并且向邻近中国的蒙古派驻苏军,威胁中国北方边境的安全。位于中国北部边疆的内蒙古自治区正处于和苏军对峙的前沿地带,于是,内蒙古自治区在中央的统一部署下开展了相关战备工作。

  成立内蒙古自治区战备领导机构  1962年,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成立了人民防空委员会,自治区副主席王再天任主任。“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内蒙古自治区人防机构解体。1969年12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和内蒙古军区根据中央《关于加强人民防空工作的报告》精神,联合发出了《成立内蒙古自治区和盟市、旗县战备领导小组的通知》,内蒙古军区司令员滕海清任内蒙古自治区战备领导小组组长”。[2]

  开展小三线建设  自1965年4月起,内蒙古自治区在海勃湾市(今乌海市海勃湾区、海南区)进行小三线建设,至1970年,先后建成内蒙古第一通用机械厂、内蒙古第二通用机械厂和内蒙古第三通用机械厂等八个军工企业,生产56式半自动步枪、子弹、地雷、手榴弹等武器[3],为国防建设提供武器装备。

  对内蒙古自治区实行全面军管  1969年12月19日,中共中央做出《关于内蒙实行分区全面军管的决定》,“由北京军区负责对内蒙古实行分区全面军管。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副司令员杜文达,副政委黄振棠、张正光组成内蒙古前线指挥所,统一全面领导内蒙古的工作”。[4]同时在内蒙古自治区所辖的四盟二市[即巴彦淖尔盟、乌兰察布盟、锡林郭勒盟、伊克昭盟,呼和浩特市和包头市。参见郝维民:《内蒙古自治区史》,内蒙古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320、370页。]组建前线指挥所,实行分区全面军管。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成立  因内蒙古自治区战略地位特殊,为更好地开展战备工作,1968年,经北京军区、内蒙古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山西省革命委员会等单位协商,决定撤销华北农垦兵团[华北农垦兵团,1966年初由北京军区负责组建,司令部设在山西省大同市花园屯,接收了雁北地区的山阴、阳高、天镇、朔县等农场、马场,先后设置12个团。参见史卫民、何岚:《知青备忘录:上山下乡运动中的生产建设兵团》,第15页。],组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1969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批示:经毛主席批准,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兵团规划了六个师的建制,其中一师、二师、三师、六师于1969年组建(一师、二师、三师分布在巴彦淖尔盟,六师分布在锡林郭勒盟)。1970年,设立四师、五师。四师师部先设在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后迁至伊克昭盟海勃湾市(今乌海市海勃湾区),五师分布在锡林郭勒盟。参见何岚、史卫民:《漠南情: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写真》,第5、13~16、89页;《乌海市文史资料选辑•第八辑:农牧林水发展史》,政协乌海市委员会学习文史委员会2002年编印,第7页。],列入北京军区序列。[5]5月7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在呼和浩特市召开成立大会。为庆祝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内蒙古日报》于5月8日专门刊发了社论,社论指出:“组建生产建设兵团,有利于开发边疆,建设边疆,充分挖掘北部边疆的丰富资源,加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更好地落实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6]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成立进一步加强了内蒙古地区的战备工作,在战备方针及规划、武装建设和战备训练、战备工程建设和物资储备、战备教育等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对内蒙古自治区的战备工作产生了重要影响。

  战备方针及规划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当年,正值全国全面备战。面对可能发生的战争,要遵循怎样的战略思想和方针?制定怎样的战备规划?这成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面临的首要问题。

  战略方针是制定作战计划,进行战争准备、军队建设的依据。早在1956年3月,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就着重讨论了“保卫祖国的战略方针和国防建设问题,会议依据毛泽东积极防御的战略思想,明确提出了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7]即使后来做出“早打、大打、打原子战争”的判断,这一战略方针也未改变。1969年4月28日,毛泽东在中共九届一中全会上进一步阐明了这一方针:“人家打来,我们不打出去。我们是不打出去的。我说不要受挑拨,你请我去我也不去。但是你打来呢,那我就要对付了”。[8]对于如何做好积极防御,毛泽东曾提出:“如果要大打,中国幅员辽阔,回旋余地极大,我们可以让出一些地方来,让敌人尝到一点甜头,得到一点好处,实行诱敌深入,把敌人放进来打。这样能够使敌人战线拉长,兵力分散,由主动变为被动,便于我们最大限度地发挥人民战争的威力,集中优势兵力,选择最有利的时机和地点消灭敌人”。[9]诱敌深入、人民战争成为毛泽东所强调的积极防御战略方针的主要内容,这也成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战备工作的行动准则。

  1970年1月,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在向各师团下发的《战备工作基本情况及今后战备工作的要求》(以下简称《要求》)中明确指出:“我们必须遵照毛主席关于打人民战争、诱敌深入、打歼灭战的伟大战略思想。战争打起来,我们主要是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闪躲敢打,坚持敌后游击战争,实行人自为战,村自为战,连自为战,战不离村,独立作战,把敌人拖在内蒙,消灭在内蒙”。同时,《要求》明确提出兵团武装力量的性质属于人民游击队,它所担负的任务主要是侦察敌情,袭扰敌军,破坏敌人的交通线、机场、仓库等目标,伏击敌人的运输队,配合主力消灭敌军等。[10]

  1970年6月,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出台了《战备工作规划》[11]。“为补充此规划的不足,修改上级已经作了任务调整的部分”[12],1971年3月24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下发了《战备工作规划补充计划》,明确指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主要承担的战备任务:1.广泛开展人民游击战争,建设好游击根据地,积极主动地打击敌人;2.坚持就地斗争,生产储备吃、穿、打、用的所需物资;3.做好支前工作,担负前送后运等任务;4.加强武装连队建设,战时组编一个陆军师扩充野战部队”。[12]可见,《战备工作规划补充计划》进一步明确了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游击战争任务。此外,为配合开展长期游击战的需要,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还考虑到每个师都要有一个后方基地,其任务是:平时以农业生产为主,以粮为纲,搞好农、林、牧、副、渔生产,相应地搞些小工业;战时除坚持生产外还发展战时工业,支援前线,安置疏散人口,为战时的最后胜利做出贡献。[11]10月6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向内蒙古军区提交了《西部四个师后方位置报告》,25日,内蒙古军区批复此报告时规定了兵团战时四个师的后方位置:“一师海勃湾毛尔沟、采石山、常库山地区和乌达市的马保店、乌兰木头、河拐子店地区;二师杭锦旗独贵特拉公社和达拉特旗中和西、乌兰、蓿荄公社地区;三师杭锦旗霍洛、亚斯图公社和鄂托克旗早稍、巴彦淖公社地区;四师鄂托克旗苏米图公社和该旗种畜场地区”。[13]这些地区实际上成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后方基地。

  正是在诱敌深入、人民战争战备思想的指导下,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充分利用所在地区的地形特点,以阴山以南和黄河以北地区作为抵御外敌入侵的前沿阵地,将黄河以南的伊克昭盟作为支撑游击战争的后方基地,从而制定出详细的战备规划,为整个战备工作提供了指导。

  武装建设和战备训练工作

  1970年11月15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向北京军区提出了组建现役武装团的请示:“由一至六师各组建一个武装团;或者由在内蒙古东部的五师、六师合作组建一个武装团,在西部的一、二、三、四师合作组建一个武装团,东西部各一个团。现役武装团的任务:担任与兵团其他单位相同的生产建设任务,平时抓紧养成教育,加强军事生活,严格组织纪律,农闲季节适当多搞一些军事训练,以适应对付敌人突然袭击的需要。现役团的干部由兵团现役干部中解决,战士在兵团战士中按现役战士条件征集,实行两年服役期,退伍后仍在兵团分配工作。经费开支:除现役干部仍由国防经费中支付外,其余一切经费从兵团生产费中开支”。[14]由于兵团只是作为后备武装力量存在,既要生产又要进行战备工作,不可能长期维持一支庞大的现役武装力量。因此,组建现役武装团的设想未被中央批准,只在各团设置了武装连队。至1972年4月,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武装连队达到84个(不含四师),共有20401人。虽然具有一定规模,但各武装连队的武器装备比较简单,基本按照当地民兵的标准配置武器装备,一般只配有手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和机枪等轻型武器,只有二师因为防空需要配置了18门高射炮。[15]

  由于内蒙古自治区多戈壁、草原、荒漠,地势较为平坦,直接面对驻蒙苏军的机械化部队,锡林郭勒盟、乌兰察布盟、巴彦淖尔盟等地属于华北地区的屏障,更有可能成为苏军重点突击地区。对此,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针对苏联军队技战术开展了军事训练,训练内容除一些基本技能训练,如投弹、射击、爆破、埋设地雷、土工作业外,还包括防空袭、防空降、打坦克训练。在各级领导的指挥下,各部门(师团)不断推进训练任务的落实。首先,各级领导亲自到辖区勘察地形,熟悉道路情况,判断敌人可能进攻的方向和空降区域,拟制防空袭、反空降和支前方案。其次,大部分师团都构筑了防空工事、挖了防空洞,并针对反机降和防空袭组织了演练。最后,兵团各级单位着重开展了一些重点训练工作。1969年冬,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重点进行了打坦克、投弹、射击训练。“一、二、三师组织16324人参观坦克,了解坦克的性能和弱点,学习打坦克的方法。连队普遍组织了打坦克组,增强了消灭敌人坦克的信心。”[10]

  除基本战斗技能训练外,军事训练还包括出操、队列、防空、紧急集合、野营拉练等,其中,野营拉练是适应反侵略战争的重点训练内容。1970年11月24日,毛泽东在《北京卫戍区关于部队战备野营拉练总结报告》上批示:“全军是否利用冬季实行长途野营训练一次,每个军可分两批(或不分批),每批两个月,实行官兵团结、军民团结”。[8](p.155)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全军开展了野营拉练活动。12月3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发出指示,要求团以上机关和武装连队最迟在1971年2月底前开展野营拉练;武装连拉练时间保证在10天左右,在各师的游击根据地进行。[10]以处于战备前沿的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为例,截至1971年底,“二师完成了1400人参加包头、公庙子机场两地的反空降作战实兵演习;18团高炮营进入阵地执行任务达64天;全师共组织202次、49223人次参加的紧急集合演练,98次、34921人次参加的防空演习;共落实训练时间:武装连40~120个小时,一般连队达10~25个小时;有29个连队11168人次结合生产建设参加了拉练训练”。[16]据统计,“1971年1~3月,全兵团共有4个师机关、14个团机关、192个连队,共计42065人参加拉练。行程少则50公里,多则450公里”。[17]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战士大多是城市知识青年,缺乏军事素养,进行基本战斗技能训练和野营拉练能够使他们更好地适应可能爆发的战争。特别是野营拉练,既可以练思想、练作风,也可以练战术。“他们在行军中用革命口号激励斗志,相互鼓励,在天气严寒、冰天雪地里负重前行,克服了体能透支的困难,完成了任务”。[5](p.2183)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将野营拉练与战备任务结合起来,从实战出发练习,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既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又熟悉了未来战场的地形道路和作战方案,提高了各级干部的指挥能力。如“解决了有的参谋不会使用地图、不会拟制战斗文书,连队干部不会组织行军宿营、战场生活管理等问题。六师总结出了在高寒气候的雪地草原上拉练的经验。二师十四团总结出了反空降的小经验”等。[18]

  战备工程建设和物资储备工作

  分散在广大农牧地区的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与城市以防空为主的人防工程建设不同,其开展战备工程建设与兵团所承担的战备任务直接相关。如前所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备方针是以游击战为主,根据地是兵团开展游击战的基础。对此,1970年1月,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明确要求各单位开展战斗村[战斗村平时是生产基地,战时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战斗堡垒。1969年9月,国务院、中央军委转发黑龙江省“三合战斗村”建设的经验后,战斗村陆续在东北、华北、西北的边防